關於部落格
月光的BLOG
  • 67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妮寶貝和亦舒

  這篇百度貼吧亦舒吧裏的文章(見附錄)不知道是誰寫的,是攻擊安妮寶貝的,整篇文章就是說安妮寶貝不如亦舒小資雲雲,本來說這些也很無聊,但是這篇文章太惡毒了,因此我打算替安妮寶貝說幾句。

  很久以前我曾經很喜歡安妮寶貝的文章,在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我就給當時還沒有出名的安妮寶貝做了一個文集,因為那時我的確很喜歡看她的文章,她的文章觸動了我的內心,讓我回憶起我的往事。

  安妮寶貝是一個很奇特的女作家,往往被和她一樣孤寂的人所喜歡。在我的閱讀體驗中,她是游離的一條魚,游走在寂寞的深海。她的文字往往浸含了冰冷和絕望,那些破碎的、頹廢的、綻放的都是她眼中的生活,但也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一個無助的女子在漂泊之中一直抒寫著生命中漫無止境的寒冷和孤獨。愛情與生命, 告別與死亡,這是安妮作品永遠的主題。

  安妮寶貝的小說衹有黑暗。或者是半明半暗的灰色。即使偶有亮光,明亮的陽光也像生活一樣讓人感覺局促。安妮寶貝隱藏在黑暗中。

  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讀安妮寶貝的文章已經沒有什麽感覺了,而這時候我發現安妮寶貝似乎熱起來了,我給安妮寶貝建立的文集也每天都有大量人來訪問。

  雖然如此,當看到有人這樣攻擊安妮寶貝,我也感覺不爽,附錄的這篇批評文章充斥了低級的人身攻擊,除了顯示作者本身極低的素質以外,說明不了任何問題,討論這種問題有意義嗎?是小資怎樣,不是又怎樣?討論這樣的問題多麽空虛無聊啊。

  對于安妮寶貝,我覺得大家應該報以寬容的態度,縱然她的文字灰色的東西很多,但不可否認她是很有文采的,也有很多人喜歡她的文字,不喜歡她的人,完全可以不看她的文章,而采取人身攻擊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固然侮辱了別人,但同時損害了自己的形象,貶低了自己的名聲,“人身攻擊”本來是一柄雙刃劍,用來砍別人的時候,也同時砍了自己,人身攻擊給自己帶來的名譽損失,往往比給別人造成的名譽損失更大,是一筆得不償失的買賣。所以,對于那些樂于搞人身攻擊的人來說,在攻擊他人之前,請先凈化一下自己的心靈吧。

  附錄:區分亦舒與安妮寶貝, 真小資與偽小資

  人家都說,如果討厭一個人,最好是不要理他,離他遠遠的,討厭一個人卻又要去了解一個人,如果不是想把這個人幹掉,就是有自虐傾向。我討厭安妮寶貝,不是因為討厭才去了解,是因為了解了才討厭。她的名聲在這一兩年挺大,就看了她寫的書。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她最引我討厭的一點,是把英俊這個詞亂用。她喜歡說她是一個好色的人,喜歡英俊的男人,遺憾她的中文水平顯然不如一個小學生,連在《我的父親母親》中的年輕父親,也被她用英俊形容。我就開始徹頭徹尾的討厭她。

  拿她跟亦舒比是沒有可比性的,就好象拿小學生的作文同《紅樓夢》比一樣可笑。我不是有意抬高亦舒,衹是想指出安妮的文章質量之差。當然,關于寫作的話題下次再討論,在這裏,我衹想就小資的問題將她們比較一下。眾所周知,人人都把安妮當小資的代表,所以,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誤會小資這個詞。以為小資是令人作嘔的,惺惺作態的,去了一次星巴克恨不得上回〈女友〉這樣的雜誌告訴全世界的。雖然小資不是一個好詞,但顯然它還沒有惡俗到安妮那種品味的地步,所以有必要為它正名。為它正名的最好辦法,是去看一下亦舒的小說,但有的人不愛看小說,或沒時間看,或不喜歡亦舒,而偏偏關于安妮的東西又隨處看得到。為了讓這部分人知道小資是什麽,知道安妮有多惡心,我想做以下一些比較。

  關于語言

  亦舒出生在香港,一個中英雙語地區,在外國上過學,後來移民到加拿大,最喜歡嘲笑澳洲人的英語衹比蘇格蘭人好一點,對于這樣一個人,卻在書中從來沒出現過英語單詞。不管是灑的名稱,世界名牌的名稱,或是其它,一律用中文。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中文表達不了的東西。亦舒喜歡歐洲,喜歡英國,但不在書中說英語以示其會一點英語。中文書當然要用中文寫。

  而安妮呢?她連星巴克也要用英語來寫,難道中文沒有星巴克這叁個字嗎?如果說用英語方便一點,那請問本來打的是中文,卻要切換成英語,再切換回來,哪一種更麻煩?那麽她為什麽要用英文寫一些名字?想以此證明她學過英語?想以此證明她去過星巴克?會英語並不是一種特殊的才能,這個世界上有幾十億人都會英語,要麽全用英語,要麽用中文,中英混合,想說明什麽?

  而且安妮出生于中國內地,在這一地區大家都衹說中文,連出生在香港的在外國上過學的移民到國外的人都不願意在書中用一點英文來顯示什麽,安妮這麽做想有什麽效果呢?

  關于音樂

  亦舒在書中一般沒有提到過什麽音樂。我們就衹看看安妮所喜歡的音樂吧。她說他喜歡愛爾蘭音樂。我真鬱悶,不知道什麽叫愛爾蘭音樂。做為中國人,如果有一天一個人告訴你,他喜歡中國音樂,你明白他喜歡什麽音樂嗎?是京劇?是地下搖滾?是香港流行樂?是梁祝?這肯定是最奇怪的音樂分類法,居然拿一個國家的名字來分類。愛爾蘭衹有一種音樂嗎?並且這種音樂衹出一張唱片?

  有時候拿無知當無畏的人,你是不得不佩服的。安妮由始至終都沒有說明到底是一種什麽音樂。一個惡心的女人,偶然在菜市場邊上買了一張打口CD(說不定還不是打口的),然後發現自己聽不懂,然後再用自己能夠懂得星巴克這個單詞的英語發現了和愛爾蘭有關的單詞,就把這種音樂命名為愛爾蘭音樂?

  以上就是愛爾蘭人民都不知道的愛爾蘭音樂誕生史。

  關于衣服

  亦舒非常喜歡凱斯米大衣和阿曼妮。安妮喜歡G—STAR(對不起,我用了英語,但也是為了尊重安妮小姐的本意,在她看來,外國品牌如果不用英語說出來,就和國內品牌一樣),衹要不是太笨的人,都看得出來兩個人的差別了。再說一個細節。亦舒的書中,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一個普通的辦公室白領女子,就認為一兩千的衣服衹不過是普通價錢。而安妮在2000年的時候,還認為一兩千的衣服是非常貴的。買下來,甚至有點得意的意思。

  關于酒和咖啡

  亦舒向來是衹喝香檳的。而安妮卻喝民工和男人喝的啤酒。亦舒也喜歡喝咖啡,衹不過從來沒有點明過名字。可能是因為亦舒從來不去星巴克喝咖啡,她連吃早餐都要去文華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在香港中環,張國榮是在那裏死的),但安妮可能認為如果不說出來一兩種咖啡的名字不足以證明她去過星巴克那種大排檔,安妮說她喜歡意大利特濃咖啡,但我懷疑她喝這種咖啡會放糖的,並且肯定是放白紗糖。

  關于旅行

  亦舒和安妮都喜歡到處走,不同的是,亦舒是去歐洲,北美。安妮是去中國內地。去年好不容易出了次國,(去的還是越南,我估計是沒錢去歐洲,雖然她沒有直接寫這個理由)卻寫了整整一本注水書,順路去了次香港,還拿來寫了很多頁。如果亦舒像她一樣,恐怕寫的書已經可以從美國排到日本了。亦舒去巴黎買衣服,去溫哥華散心,去英國讀書,就像安妮在上海去南京路一樣(她自己說她喜歡去淮海路,我估計她可能也真去過,衹不過沒在裏面買過東西,上海的偽小資不都是去巴黎春天看樣式,去華亭路殺價格嘛,不過現在華亭路沒有了,但還有襄陽路嘛)。安妮在上海亂逛的時間,亦舒早去了N次米蘭買衣服了。

  關于日本和日本食物

  真小資都是瞧不起日本的,因為東京是次文化的代表,不東不西,日本食物也是沒有文化的食物。亦舒從來不會有書有對和日本有關的東西作描述。她衹會喜歡法國菜或意大利菜。而安妮卻喜歡日本食物。喜歡日本文化。說真的,任何一個有文化的人都不會認為日本有文化。日本衹有帥哥,哪有美食和文化?

  關于外國人

  亦舒一向有種族歧視,特別歧視白人,認為他們是多毛動物,沒有進化完全,根本不會考慮和他們談戀愛。但安妮不。她明顯對白人有一種奴才相,不敢自己和白人談戀愛,就讓書中的第二女主角談,而且從德國人談到荷蘭人。賤就一個字,安妮說多次。

  關于家具

  亦舒如果要買家具一定是從歐洲定貨,直接運過來,絕對不會在香港買,也絕不會買宜家。但安妮好象對宜家情有獨鐘,也一直不好好寫宜家這兩個漢字,老用英語代替,好象她用英語寫宜家,人家就會給她打個99折一樣。宜家衹是一種低檔家具。在歐洲和發達國家非常受學生和剛剛工作沒有多少錢的人歡迎。在香港,買宜家也就是沒錢的意思。但在上海好象不同。買宜家居然也可以成小資。就好象一個外國人來中國吃了羊肉泡鏌回國向人們吹噓他吃了最高檔的中國菜一樣可笑。

  綜上所述,安妮衹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沒見過大城市,衹見過上海的鄉下妹妹。對不起可能妹妹這兩個字在年齡上不適合她,應該叫大嬸才對。她說上海是她見過的最繁華的城市,光這一句話就可以讓人笑半天。不過我相信她說的是實話,因為她沒去過更繁華的地方,她衹見過上海。對她來說,也挺不容易的,一個衹去過越南和中國的人,能認識到上海的繁華,也算是難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